请猛击 Ctrl+D 收藏我,不会有错

在中国从事大健康服务的实践和思考

我们在谈到行业时,比如IT服务或金融,通常都会问市场规模有多大。但在健康服务这里,我更希望关注其需求。健康是每个人极其重要的自生需求,但目前在我国,这个重要的人的基本需求却还没有被社会体系真正的重视起来。这是我这几年在这个大健康服务领域得到的证实认识。

1

现况

根据国家2014年有关部门统计资料,我国现有65岁以上老年人口超过1.3亿人,高血压患者超过2亿人,糖尿病患者超过1亿人,呼吸系统疾病患者约七千万人,并且每年在急速增加;心脑血管意外、高血脂、运动系统退化、免疫系统紊乱、肿瘤等发病率等均居高不下;并且中国的65%左右的人口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些急、慢性疾病每年消耗了近中国医疗总支出的70%左右,高达数万亿元人民币之多。其次,由于缺乏系统的病后康复服务,使大量的手术后脑溢血、中风、骨折等患者遗留后遗症。这是中国健康领域的现状。

同时相对应的,我国的健康服务体系又非常薄弱。在我们当前的政府管理体制下,城市健康管理分属于5个部委体系。卫计委系统管理医院、健康中心、社区医疗;民政系统管理康复、养老、社区;人社系统管理社保、医保,商务系统管理服务外包、开发区、国际引进;工信系统管理智慧城市、IT企业、互联网。然而只有以上的职能真正融合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个完整、全新、有效的大健康服务体系。

发达国家在对健康的整体投资比重上,前期预防(院前)约占40-45%,后期康复(院后)约占30-35%,而医院治疗是占20-25%左右。他们对疾病预防是极其重视的,对其投入也远远高于治疗环节本身。目前我们国家在预防方面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个是传统的传染病防治,另一个是艾滋病预防。这两方面做的不错,但是其他疾病预防方面还很不到位。糖尿病、高血压、肥胖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困扰,国家层面预防和康复工作却还没有很好的做起来。患者是等疾病到了严重地步才会到医院接受医疗服务的治疗,而医疗服务在离开了医院几乎是没有的。而在医院里,由于受医疗体制的“以药养医“需求,医生主要是做两件事,一是给患者开药,另一个是要求患者做多种的仪器检查。

健康

通常我们在研究一项产品时首先是讨论市场规模的大小。但是在健康服务这个领域,我不愿意再去刻意去谈。就如同在医院里在讨论病人应该花多少钱,这个数字是可悲的。在健康这件事上,每个人最好是不花钱,或者花很少的钱而拥有好的健康。

我们当前之所以在健康问题上花费沉重(2013年中国卫生总费用5.8万亿元,近三年卫生总费用平均增速达13.20%,为同期GDP增速的1.62倍),究其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预防和康复环节缺失。现在几乎所有的健康服务花费都用在了医院治疗上,占到了所有花费的90%以上。然而即使建了很多医院,由于没有有效的院后康复,这使得各个医院压力依然极大。由于出院后得不到服务(一切医疗服务都仅在医院里),使得医患关系日趋紧张。

我国的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数量庞大,而且年龄有越来越小的趋势。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病患?这固然和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后饮食和生活习惯有关,但专家认为同时也是因为我们在有病初期吃了太多的药有关。如果我们了解这两种病的生成机理,我们就会知道,当初期发现这类病时,是不应该着急吃药,而是应该通过改变自生的生活习惯、饮食调整和适当增加运动,使自身免疫系统恢复。这在高血压、糖尿病初期是非常见效的。疾病预防最重要的是自身行为习惯的改变(但不容易)。

智慧健康城市

我们现在谈的大健康服务,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医院中的医疗服务,而是涉及了院前预防,院后康复以及养老。尤其是大病后康复(中风,骨科),这在我国有大量的需求。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但在管理上却分属不同的行政体系,涉及民政、卫生、人社。我们需要创造出切实可行的跨界、创新的合作运营模式。在中国做大健康服务必须和地方城市合作,只有城市才是管理体系的交汇点。这是智慧健康城市项目的提出的真正目标来源。

同时,养老在许多地方进行了多年的尝试,但一直没有一个真正成功的案例。很多养老项目最后办成了养老地产。综其原因,养老要和康复结合在一起,是专业的服务,这是国外多年成功的经验。

国际合作

根据我国现况,对于智慧健康城市项目,通过多方努力,联合了国际上相关著名机构,成立了智慧健康城市联盟。这个联盟成员中包括有世界上顶尖的康复养老机构;国际著名的数字健康/疾病预防实践机构;国际医疗专业人才考核标准制定机构;以及世界著名大学医院联盟,以及国际养老科技领域的创新机构。同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康复医学会、亚太心脏联盟、卫计委专家等国内外顶尖的健康服务和数字健康管理机构,以及国内的优秀企业一同参与。重点是面向大众进行糖尿病、高血压、肥胖的院前预防和病患康复,以及中风和骨科的院后康复。目标是让大多数人受益。

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三个地区进行了三个实践项目,这三个项目也代表着三个不同的合作运营模式。

• 第一个项目是在珠江三角洲地区,以纯商业化方式,在拥有15万居民的广州增城碧桂园凤凰城社区,建立了一个康复活力中心。以能够接受的价格为社区居民提供大健康服务,通过社区将服务引入进家庭。

• 第二个项目是在长江三角洲地区,以中外合作方式,和浙江杭州一家成功的连锁民营骨科医院合作,在7个三线/四线城市中提供骨科手术的术后康复服务。

• 第三个项目是在京津冀地区,和秦皇岛开发区合作,以混合运营的方式,建立一个国际康复中心。开发区提供符合康复中心的场所和按照国际设计功能的装修;外方提供专业技术、康复专用设备、运营管理以及专业人才培训。该中心将通过物理治疗、行为治疗、语言治疗和呼吸治疗等方式,开展针对中老年人的康复和养老服务,同时对相关康复护理人员进行培训,提供康复护理人员临床技能的发展机会。并引入国际知名养老科技创新机构以秦皇岛康复中心作为国内首家养老科技创新基地。该中心希望在大健康服务体系中建立一套跨界合作的标准化的康复、养老模式。这里包括医疗、社区、医保和商业保险综合一体化的实践。

大会

为了更好的多行业融合,有更多的企业可以加入到这个巨大的行业(市场)中来,并且给投资者有针对性的机会,自去年(2014年9月)首届智慧健康城市大会成功召开以来,在国内外项目对接、后续商务合作等方面收效非常显著。今年(2015年9月)第二届智慧健康城市大会继续共同探讨我国的智慧健康城市中的大健康服务市场应用,其中包括与地方政府(城市/园区)、医疗健康企业和机构、IT服务企业之间的深度融合。

在新的一届智慧健康城市大会中,会看到这样的全新组合:连锁民营医院和世界一流的全球康复服务;数字技术和医疗创新;私营公司和公共部门;传统养生智慧与现代科学;营利和非营利机构。我们相信打破这些界限是非常重要的,克服了医疗健康面临的巨大挑战,并有助于建立一个健康的中国。

思考

从25年IT到大健康的多年,在这些年实践过程中的体会:

• 首先,在中国做大健康服务,需要协调沟通的部门很多,不光需要具备医疗健康相关的专业技能,而且需要联合多方面的力量,既要有商务部门的机构参与,还要有卫生和民政系统的机构参与,当然资本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真正推动落实。

• 其次,人们能够支付的起的价格是基础,但一定要设计出切实可行多方受益的商业模式。

• 另外,技术是重要的,但要务实: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合作创新出来新的大健康服务的模式,国际上愿意采用并承认是中国的知识产权。

在今年5月,有幸受邀去美国费城参加美国国家医生考核委员会NBME成立100周年的庆典活动。在其庆典会上,美国现任的国家医疗改革委员会主席,做了一次“改变的挑战,改革的方向”为题的一个小时的重点演讲。他曾经是著名医生,并创立了美国著名的医疗改善委员会(IHI Institute for Healthcare Improvement),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提出的国家要为之付出巨大努力的医疗健康服务7要素。这7个要素分别是:
(1)综合型产品;
(2)老龄化和慢性病;
(3)加强预防;
(4)可量化的外部监督;
(5)政策连贯性;
(6)新的支付形式;
(7)着重关注性价比;

这7个要素是非常值得我国目前发展大健康服务行业借鉴的,在此一并分享。

部分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下火网,推荐 贝店运营技巧 ,了解贝店开店流程,成为贝店店主。

转载部分,如发现有雷同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处理。

本文来自:上火降火去火百科平台下火网,专注分享大健康周边产品。五行蔬菜汤五行汤原材料相关产品及服务咨询,请扫码添加营养师晚丽微信:peicanshi。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

相关话题:
  • 下火网 发布于2017-01-12 17:50
  • 名称:在中国从事大健康服务的实践和思考
  • 优惠价格:
  • 分类:大健康新闻

本文链接: http://www.xiahuo.net/20170111-3.html

举手之劳,【分享】 给好友,或发到论坛和QQ群,谢谢!

评价 抢沙发

  • 获取资料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