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猛击 Ctrl+D 收藏我,不会有错

当前位置: 值得买 » 抑郁症测试 » 抑郁症两年,她是如何自愈的?这些抑郁症的表现症状,不得不防!
  • 抑郁症两年,她是如何自愈的?这些抑郁症的表现症状,不得不防!

    相关话题:
    • 小遇有话说 发布于2019-12-25 6:58
    • 名称:抑郁症两年,她是如何自愈的?这些抑郁症的表现症状,不得不防!
    • 优惠价格:
    • 分类:抑郁症测试
    小遇有话说

    热依扎微博坦承患有抑郁症之后,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演员私下问她:“扎姐,你吃的那个药,能给我一点吗?我觉得我的症状跟你很像。

    “这个药不能随便吃啊。这样,我把我那个医生介绍给你。”热依扎回道。

    “扎姐,我不能去医院。

    “为什么?

    “如果被人拍到了怎么办?

    热依扎不解:每个人都会生病,这个病丢人吗?

    两年前,她被确诊患有重度抑郁症,在最困难的时候接拍了《长安十二时辰》。

    《长安十二时辰》近期播出之后,热依扎因为檀棋一角,收获了大量的关注,一件鹅黄色的吊带衫就可以把她送上热搜,她却说“演员不是凭演技上热搜没什么可开心的”,人们关注她的身材与着装,人们热议她的率直或“刚”,她表现出全然无畏的样子。

    在一个凌晨,热依扎在微博上告诉大家,她之所以如此坦荡且有趣,是因为她是一个正在好转的重度抑郁症患者,“死过很多回,才知道生的意义”。

    她邀请有同样困难的朋友私信给她,想帮他们解答,劝他们别轻易离开。随之她发现,大多数人并没有走到求愈的那一步,仅仅在认定是不是抑郁症这个门槛,就止步不前。未成年人不敢告诉父母,成年人不敢面对亲友、社会舆论的各方压力。

    过去三十多年,热依扎是一个活在他人的目光、镜头与舆论里的女孩,逐渐被那些东西捆绑,开始深度地怀疑自己,久而成病。

    如今,她从那个被捆绑的自我里解脱出来了。热依扎知道,接受这一次采访,也会有被误读的可能,但她并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我要帮助更多人。

     

    01

     

    2017年7月份,热依扎第一次想从楼上跳下去。

    接下来她删除了所有微信群,不想看任何信息,不相信任何人。她突然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希望,觉得全是谎言。她认定自己非常失败,总是自我否定。

    当时热依扎已经接下了《长安十二时辰》,然而随着开机时间的推进,她的自我否定越来越严重,“我给自己训练了一年的时间,觉得肯定能把这个角色演好。谁知道演的时候,天天否定自己,我后来才知道,那种对自己的不满意,就是这个病带来的,你看不到自己的优点,你觉得别人都好,就你不好,你是一个垃圾,你是一个累赘,你麻烦了所有人,没有一个人会喜欢你,所有人都会讨厌你。

    热依扎的情绪演变到,公司的老板都觉得她有点不太对,问她要不要去看一看。

    “你们为什么觉得我有病呢?我没觉得我有问题。”热依扎坚持。又过了一两个月,热依扎发现自己真的不对了,回了北京一趟,去看医生。

    医生坐在对面问:“我按正常写吗?”热依扎没明白,医生解释:“有些人可能不想写得那么实在。”热依扎让医生该怎么写就怎么写。一会儿,诊断书递过来,上面写着“患者有慢性心情恶劣,最近情况严重,目前为重度抑郁发作,并有自杀风险。

    “行,那就治病吧。”热依扎心里想。

    当时剧组在象山拍戏,热依扎知道演员不能随意离开,没有按医生建议住院三天,定期去看心理医生也不实际,她只是去精神科开了药。

    热依扎回了一趟家,父母一开门,热依扎就把目光挪开了,她没有办法看父母的眼睛。当时热依扎的哥哥赛力脚踝骨折,住进了医院,而她自己的病情来得又是那么突然。低下头的时候,热依扎系鞋带都在哭。

    吃药之后,热依扎感觉自己的状态稳了下来,但还是会有影响。

    有一场热依扎与易烊千玺的对手戏,剧情讲述靖安司调查出了闻无忌的背景。热依扎那时候吃着药,总觉得自己的台词说得像播报一样,看着状态稳定的易烊千玺,她逐渐崩溃。

    热依扎想到自己17岁时,还是个懵懂的高中生,21岁演第一部电影《摊开你的地图》时,连走位都不太会。“你都30岁了,千玺是一个17岁的孩子,你在一个孩子面前都被说没演好,那种感觉特丢脸。

    热依扎从棚里跑出去,倚在一个厂房的犄角,哭完了擦干眼泪才回去。

     

    02

     

    《长安十二时辰》剧组知道热依扎病情的人不多,有一次,热依扎待在片场,雷佳音坐在她对面,两个人互相看见了。

    雷佳音喊了一句:“扎。

    热依扎:“嗯?”  

    雷佳音:“都懂,有什么跟哥聊。

    周一围凑上来,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你看有些曾经状态也不是很好,后来好了以后,一拍戏就火了!

    后来有一个编剧朋友对热依扎说,情绪病在演艺行业非常普遍,不光是艺人,制片人等幕后工作者也会有。

    “大家都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很光鲜亮丽,赚钱多。有些人就说,为什么他长得这么好看,还会得这个病呢?他会得这个病,跟他长得好看与否,赚钱多少,在社会上什么位置或者说年龄大小没有关系。

    热依扎认为,更深层的原因是,“很多人太在乎外面的人的看法,才会受到社会上的压力或者刺激,引起这些病症。

    2018年春节,《长安十二时辰》剧组为了赶进度,不管是幕后工作人员,还是演员,全员都在象山过年,雷佳音的家人也都来到剧组,一块过春节。

    热依扎望向象山的天空,有人放鞭炮,格外想家。

    1970年代,热依扎的父母到北京上学,此后留在了北京做出版工作。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哈萨克族家庭,热依扎一家也会看春节联欢晚会,吃饺子,玩鞭炮,但他们没有走亲戚的环节,两兄妹也没收到过压岁钱。

    在节日氛围之中,热依扎想起了家人。父母退休之后,就已离开北京,回了老家,这次因为哥哥骨折,没有医生敢接这个手术,他们重返故地,却在北京无依无靠,两个快七十岁的老人要带着三十岁的哥哥遍访京城医院。在他乡的片场,热依扎问自己:“挣那些钱有什么用呢?当家人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

    带着孤独感和自责,热依扎在微博写下了:“其实我也不过这个节,但还是挺想家的。

    有人问,是情人节吧?热依扎说不是,是春节。

    因为对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不了解,很多人过分解读了热依扎的这句话。有人私信骂她,也有人造谣说他们全家人都移民了。

    热依扎清空了微博,她不想那些活跃在评论里的孩子,在世界观和价值观没有成型的时候,被很多人影响。她想到自己的父母是公务员身份,这么多年为国家翻译了很多民族团结的文献,“我怕我父母难受”。

    回到家之后,父母对热依扎说,“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也不是有那样想法的人,不要看那些东西了。

     

    03

     

    热依扎从小就是一个活在他人眼光里的女孩。

    作为一个哈萨克族姑娘,童年的热依扎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美丽让她获得赞美、垂青和追捧,也因此遭遇霸凌、误读和孤立。一方面,她试图成为别人口中完美的人;另一方面,她又极力抗拒“美好”这件事对她的绑架。

    高中语文老师上着课,会突然说:“哎呀我讲不下去,扎扎你长得太可爱了。”但这样的关注,也让她遭遇了校园霸凌。即便上了大学,总是被老师表扬的她,发现愿意与自己搭戏的同学越来越少,走在校园里时,会有男生突然间拦下她,批评她“不要以为全校人都知道你是谁”。

    小的时候,家里请客吃饭,大人们喝大了的一个节目就是叫热依扎唱首歌。每次妈妈都要跟热依扎沟通很久。有一次热依扎被硬拽上去,一圈大人坐着,热依扎背对着他们,哭着唱完了整首歌。

    “我觉得那是一种耻辱,我为什么要在所有人面前去表现呢?

    但奇怪的是,当家里没有人的时候,热依扎会站在大衣柜中间的镜子面前,把两手并在下巴前面,扮成小花出现在镜子里,有时,她又扮演着T台模特。

    热依扎有点反叛,用北方话说,劲劲儿的。

    考北电,是因为有一次妈妈带着她路过,随口说,这个学校,你考不上的,热依扎就考上了。大学时期,耳朵上扎了七个耳钉,老师不让女孩剪短发,说会影响接戏,结果热依扎在闺蜜家里突发奇想,当即就在厕所里把头发剪了,还染了个色。

    她说那是因为大学之前被管得太严,反叛让热依扎“找到痛的感觉,我觉得我是存在的”。

    热依扎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教师李克己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但在学校期间,也有老师认为,热依扎是那个年级之中,以后最不可能出作品的人,觉得热依扎的形象太窄了。

    热依扎对老师说,咱们十年后看,十年之后,热依扎成为了《甄嬛传》里的宁贵人。

    这当中的十年也并不好过。毕业之后,热依扎一度无戏可拍,没有签约,也不去跑组,她发现,试镜的时候,选角导演根本不看她。

    靠着哥哥给的本钱,热依扎在三里屯开了一间服装店,她自己去广州越秀和香港太子进货,有时候看着服装城的各色人等,她会忍不住观察,会意识到,自己在为将来塑造角色做储备,心里依然有演戏的想法。后来服装店倒闭了,热依扎在家赋闲了一段时间。

    有一天,妈妈对热依扎说:“我觉得你特别没良心,毕业都三年了,从来不给老师打电话。”热依扎觉得妈妈不懂她,自己毕业之后什么成绩都没有,怎么给老师打电话?

    “你真的认为老师会在乎这些吗?”妈妈反问。热依扎有点触动,管同学要了李克己老师的电话,打着打着,哽咽了。

    那个电话之后,热依扎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健身,学东西,她开始明白,当自己的状态不对时,不会有好机会找过来,磁场调整之后,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一家经纪公司签下了她,当时她兜里只有一千块钱了。

    热依扎的偶像是张曼玉和北野武,因为他们身上都有一种“没有攻击性的个性”。

    上了北电之后,热依扎曾有两次接触张曼玉的机会,一次是有个电影让她演张曼玉的女儿,可惜最终没有成。后来她去Live House“愚公移山”听后摇,突然身边的朋友说“张曼玉,张曼玉”,热依扎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曼玉已经与她擦肩而过,找不到了。

    那个让张曼玉深陷质疑的音乐节现场,热依扎也在台下,“她已经很有名了,得了那么多奖,在面对唱歌的时候,还是一种可不可以有机会的态度,这个人让我觉得特别简单,很难得。”   

    热依扎想像张曼玉一样,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做一个简单的演员。

     

    04

     

    与抑郁症抗争的日子,也是热依扎卸下他人目光的时光。

    她一度只穿黑白灰,因为五官立体、身材姣好,她觉得不能再穿艳丽的衣服了。但“死了几回”之后,热依扎开始本能地抗拒与生死有关的黑与白。

    从《长安十二时辰》剧组回来,热依扎买了好多衣服,色彩缤纷的。

    每次热依扎站在家门口的镜子前,准备出门,坐在客厅的爸爸就会说:“这真的是我的女儿,看服装的这种搭配,这个色彩的运用。”热依扎骄傲地说:“我爸很了解我的性格,我做事做人的态度,而且作为男人,他也不会说太多,就是妈妈会说。

    上热搜的那件吊带衫,热依扎家里还有好几件,她的妈妈有时候会开玩笑说:“就你有胸!”热依扎就回嘴:“对啊,我的胸就是我的胸,我的胸我做主。

    除了那张流传颇广的图片,热依扎的黄色吊带还有一段视频。拍摄者站在滚动电梯的上行方向,俯拍热依扎。本来热依扎没有觉得异常,直到有男人笑了一声,一个女生问那男人为什么笑,男人默不作声。热依扎才用手遮挡起了胸部。

    后来热依扎在公开场合穿得多了一些,人们说她终于知道收着了,她有点哭笑不得,“因为那个活动是室内的,冷啊!

    有人说热依扎胖了,她没有放在心上。她最瘦的时候85斤,但是并不开心,根本没有吃的欲望。如今胖了,她就跟自己说,可以走欧美风,还买了很多紧身的衣服,调侃自己是“东城区卡戴珊”。

      

    几次登上热搜之后,热依扎直接回应舆论:“演员不是凭着演技上热搜没什么可开心的。”她在微博怒斥偷拍者,时而仗义执言,时而幽默自嘲,人们觉得她开朗又豁达。

    在一个凌晨,热依扎说:“为什么我这么有趣呢?是因为我死过很多回。才知道生的意义。”她在评论里进一步解释:“我是重度抑郁症+重度焦虑”。

    第二天,经纪人“快疯了”,体力不支差点晕倒。

    在抑郁症被大众逐渐认知的当下,仍然有一些人对它抱有误解,有人认为是矫情,也有人存着一份善良的心,对热依扎说,只要交个男朋友就好了,但这也是对抑郁症的误解。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质疑热依扎是为了博关注。

    “说实话,《长安十二时辰》给我带来了一些影响力,包括前几次热搜。在这个时候,如果我能把这件事持续做下去,它的影响力会更大。你原来一点名气没有,这个事可能没有水花,你也帮不到多少人,但是这个时候,你可以借助这个力量,帮助更多的人,不也是一件好事吗?”热依扎说。

    在朋友圈里,热依扎只要发现朋友们写的东西不对,即便对方只是加了微信、素未谋面的人,就会约对方出来见面,如此,她已经帮了三个人。

    开放私信之后,热依扎发现前来交流的大多是初中生,他们没有独立生活,也不敢告诉父母。热依扎建议他们拿着积蓄去医院,拿着诊断书向父母证明,可他们连积蓄也没有。但成年人的困难更大,他们看起来独立自主,却囿于外界压力,有着各种各样的顾虑。

    热依扎五六岁的时候,畏惧死亡。但是得抑郁症以后,她变得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变老。

    抑郁症时期,热依扎特别希望有一天醒来突然就八十六岁了,然后再过个几天就走了,她总是抱怨人生怎么这么长,哀叹人生没有意义。哥哥对热依扎说:“人生本就没有意义,人生的意义在于你自己给它创造出来点意义和乐。

    “所以我现在就是也在慢慢的,在自己给自己找乐。热依扎笑着说。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新浪娱乐

     

    本文链接: http://www.xiahuo.net/20191225-3.html

    举手之劳,【分享】 给好友,或发到论坛和QQ群,谢谢!

    评价 抢沙发

    • 获取资料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