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猛击 Ctrl+D 收藏我,不会有错

当前位置: 值得买 » 抑郁症测试 » 抑郁症有多痛苦?来个抑郁症自测,看看欧美人与亚洲人差别就知道了!
  • 抑郁症有多痛苦?来个抑郁症自测,看看欧美人与亚洲人差别就知道了!

    相关话题:
    • 小遇有话说 发布于2019-12-30 22:08
    • 名称:抑郁症有多痛苦?来个抑郁症自测,看看欧美人与亚洲人差别就知道了!
    • 优惠价格:
    • 分类:抑郁症测试
    小遇有话说
    这些年来,我们会发现,抑郁症越来越常见,尤其是大城市里的年轻人。抑郁症如同心理上的流感,传染了越来越多的人。

    现代社会里,工作和生活压力加剧,普遍的忙碌和焦虑,确实会让抑郁变得很普遍。

    不过,我们也发现,一些认为自己有抑郁症的人,很可能只是混淆了抑郁情绪和抑郁症,或者说,抑郁症这个词的涵义,也在扩大和改变。对此,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是:

    “欧美人的抑郁症是真的抑郁,亚洲人的抑郁症是真的苦。”

    这句话其实呈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亚洲人和欧美人对抑郁的定义,未必是一样的。

    《像我们一样疯狂》| [美]伊森·沃特斯 著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16年8月出版

    美国心理学记者伊森·沃特斯在《像我们一样疯狂:美式心理疾病的全球化》一书中就提到,欧美文化中最初关于抑郁症的定义,是内源性抑郁症,即由于个人身体或者认知方面的失调造成的,跟外在环境无关;而现在亚洲人的抑郁症,很多情况下,都是源于周围环境的压力。

    沃特斯通过调查进一步告诉我们,我们如今熟悉的抑郁症概念,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制药商在日本推广药物时塑造出来,并影响到整个东亚社会。

    了解这个观念塑造的过程,可以帮助我们更合理地看待和理解抑郁症。

    01  人类的悲欢原本并不相通

    抑郁症是一种“年轻”的疾病,直到二战后,抑郁症才慢慢在疾病分类中独立出来的。最初,精神科的教授把抑郁症比做人们身体里内在的闹钟,突然启动时,抑郁就开始发作,闹完之后,抑郁就平息了。

    1988年,美国礼来公司研制出了抗抑郁症药百忧解,并向全世界推广。

    研发百忧解(PROZAC)的美国药企礼来公司

    创立于1876年,创始人是一位美国内战退伍军人

    这个时候,他们却放弃了日本市场,因为他们发现,日本人对抑郁的理解,跟西方人是不一样的。

    日本文化中,压根儿没有和英文中的Depression(抑郁)相同内涵的词语,而且也没有像西方抑郁症一样的疾病体验。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中,就很难去推广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了。

    这种差异还不是最致命的,更大的阻碍是文化观念上的差异——日本是一个拥抱悲伤的民族。

    在以乐观、自信等正向情绪为主流的西方文化中,抑郁自然就成为了一种病。但是在日本文化中,强烈的悲伤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情绪,承受悲伤不会被看作是一种负担,相反,越是隐忍,越能显示一个人超越自我的品格。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中国的文化中也是如此。

    可以说,通常一个文化所认定的病态,往往就是它所宣扬的价值观的反面。

    在这种文化背景下,日本人很难把悲伤、抑郁的情绪,看成是心理疾病。他们很容易接受“镇定剂”这类让自己安静下来的药物,但会抗拒能产生兴奋刺激的抗抑郁症药。

    更重要的是,日本人处理忧郁情绪的方式,还与西方不一样。

    青木原树海,富士山下的著名景区,又称“自杀森林”

    许多日本人会选择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日本学者松见纯子做过一个词语联想测试,她分别让美国学生和日本学生写下看到“抑郁”一词的联想词语。

    美国学生联想最多的10个词是:悲伤、孤单、低落、不开心、灰暗、低沉、有情绪、失败、苦恼、焦虑;

    日本学生联想最多的10个词是:雨、阴暗、灰色、自杀、考试、疾病、劳累、寂寞、阴郁、担忧。

    很明显,对于抑郁的表达,两种文化很不一样。美国学生能直接描述出自己的内在情绪,而日本学生更多是通过向外寻找关联词来表达。

    松见认为,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个人的主观体验会有不同。美国人对自我的体验是基于独立的个体,而日本人的自我体验,则更多与所处社会和自然交织。

    因此,美国人更容易向陌生人公开表达自己的情绪和难过,而日本人通常会把抑郁当作一种私人化的情绪,以道德和社会意义来解释内心的痛苦,而不会把它纳入精神卫生的领域,更不倾向于去寻找医生等专业人士的帮助。

    丢勒画作《忧郁》(1514),当时人们认为忧郁源自理性

    02  改变观念,就能改变疾病体验

    在这么大的文化差异下,抑郁症是怎么被日本人接受的呢?

    这跟日本的经济萧条有关。在2000年前后,日本进入了经济萧条期,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多,正处于寻求变革的时候。

    越是有问题的时候,一个民族的文化,就越容易接受外来的观念。美国制药巨擘葛兰素史克公司,就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曾为葛兰素史克提供顾问服务的科迈尔教授,提出了一种思路:虽然关于抑郁状态,不同文化的“解释模型”都有所不同,但是这种疾病体验,可以通过改变文化观念来塑造。

    他认为,作为心理疾病,抑郁和焦虑的临床表现,不仅跟患者的种族文化背景相关,还跟他们所处的医疗服务系统、所接触的诊断分类和概念,以及身边人的影响相关。

    比如说,关于抑郁的疾病体验,在韩国文化中,通常会被形容为肚子里有灼烧感;而印度人就会告诉你,他可能损失了精液。如果是在韩国长大的印度人,他可能会有“抑郁就会肚子难受”的文化期待。而这种心理暗示,确实有可能导致对应症状的出现。

    2010年,世界抑郁症地图(按诊断计)

    基于科迈尔教授的这种理论,葛兰素史克公司首先从日本的医疗服务系统和媒体入手。

    在过去,日本的精神科很少关注普通的抑郁人群,几乎只针对重性心理疾病的治疗。而此时,日本的精神医疗服务,正处于转折期,民众对于情感障碍、精神抑郁和高自杀率的担忧,都在增加。

    在这个节点上,葛兰素史克公司通过国际抑郁与焦虑共识团体,向日本发出警告:抑郁在日本没有得到普遍的重视,但是,西方科技即将伸出援手。

    于是,抑郁症药物开始以一种正义的、人道主义的形象,进入了日本市场。

    03  如何从观念上重塑一种疾病?

    塑造形象只是第一步,对于日本人抑郁观念的扭转来说,制药公司的营销策略,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当时的日本,还有很多人把抑郁症与日本传统的忧病挂钩,觉得它是一种罕见的、基因性的疾病。但这样一来,市场就太小了。为了弱化这个含义,制药公司打出了一句广告词:“抑郁症是心灵上的感冒。”

    这句广告词传递了三个信息:

    一、抑郁症和严重的忧病不一样,不会带来任何的社会羞耻感;

    二、吃抗抑郁症药就和吃感冒药一样稀松平常,不用担心吃坏身体;

    三、抑郁症很常见,就像感冒了一样。

    这句广告词,大大增加了抑郁症的内涵。而在其他的广告中,制药公司更是模糊了抑郁症的定义,把它与“心情低落”等常见情绪挂钩,尽可能地套用在大部分人的身上。

    堺雅人主演的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中,丈夫确诊后

    妻子陪他坐电车上班,感受到他一直以来承受的压力

    具体要怎么操作呢?还是得从日本人的认知习惯入手。

    在日本人的认知里,更早接受的是忧郁型人格。忧郁型人格的人大多认真、勤奋、细心,且对他人的福祉和整个社会都有深切的关心,容易感伤。它代表的秩序感和高成就,正好符合了日本民族的特性。

    制药公司的做法,就是模糊处理抑郁症这个概念,向忧郁型人格上面靠。这样一来,患上抑郁症的,很多就是那些更有才华、更勤劳的人,这让更多的日本人,开始接受这个疾病。

    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抑郁症像忧郁型人格这么常见,不吃药不看病,能自愈吗?

    制药公司说,不行,抑郁症患者必须及时接受治疗。

    接着,他们就利用日本公众对自杀率的担忧,告诉大家,七成的自杀行为都可以归咎到抑郁症,虽然是个常见的病,但是没有医疗干预,“心灵感冒也会置人于死地。”

    此外,日本长期萎靡不振的经济所造成的压力,也成为了卖点:不治疗抑郁症,就会造成经济损失,比如说,工时的损失和效率的损失。而抗抑郁症药,正好可以“把负面思维转化成正面思维”、“能帮助人坚强地活着”。

    1998年的抗抑郁药广告。几乎所有的

    抗抑郁和焦虑药物广告中出现的人物都是女性

    04  全世界都在以美国人的方式受苦

    十几年过去了,葛兰素史克公司推出的抗抑郁症药,已经被日本人普遍接受。但结果证明,这个药并不是那么有效。

    对一些重度抑郁患者和焦虑症患者来说,药确实会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很多人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反而,过度滥用抗抑郁症药,会激起患者的自杀念头。

    在伊森·沃特斯看来,这种现象并不是偶然发生的,像厌食症、创伤应急障碍(PTSD)、精神分裂症这样的病,美国人也是用同样的工业化方式推广到全世界的。可以说,在全球化的今天,很多地方的人,是在以美国人的方式受苦。

    这是什么意思?

    沃特斯认为,在把抑郁症推广到全球的过程中,美国制药公司忽视了当地人特有的、差异化的疾病体验,按照自身的方式去定义别人的体验,并为这样的疾病体验命名,开出药方。

    为制药公司的推广立下大功的科迈尔教授,后来也有反思:“像我这样的人,之所以进入到文化精神医学领域,就是因为我们对文化的差异抱有兴趣,就像生物学家珍惜物种的多样性那样,会珍惜不同文化中关于疾病体验表达的多样性……但是讽刺的是,我们这些人沦为了操控文化差异的全球市场机器。”

    而且,这种输出还不仅是因为商业利益,沃特斯认为,支撑制药行业人们的,是美国人对科技的信仰,因为这些药物被证明临床有效,他们就有了一种道德上的自觉,要把它们介绍给其他文化中的人民。

    在相近的文化背景里,我们中国人对抑郁症的认知经历,跟日本人也有相似之处。

    那回过头来看,到底什么是抑郁症呢?

    在被不断塑造和包装之后,确实会让很多人混淆了抑郁情绪和抑郁症。而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丢进这个大篮子里,也容易导致我们忽视更具体的情绪问题。

    所以,就算我们感觉很抑郁,也需要让专业医生做出严格诊断,而不是依靠网上的几套测试对照,就认为自己的心灵感冒了。

    欢迎把这篇文章分享给身边被相应问题困扰的朋友们。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精雕细课

     

    本文链接: http://www.xiahuo.net/20191230-5.html

    举手之劳,【分享】 给好友,或发到论坛和QQ群,谢谢!

    评价 抢沙发

    • 获取资料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