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猛击 Ctrl+D 收藏我,不会有错

当前位置: 值得买 » 人格测试 » “玫瑰少年”鹿道森离世:谁都可能成为少数,“特别”不是你的错
  • “玫瑰少年”鹿道森离世:谁都可能成为少数,“特别”不是你的错

    相关话题:
    • 小遇 发布于2021-12-03 20:10
    • 名称:“玫瑰少年”鹿道森离世:谁都可能成为少数,“特别”不是你的错
    • 优惠价格:
    • 分类:人格测试

    P

    S

    Y

    C

    H

    O

    L

    O

    G

    I

    C

    A

    L


    S

    E

    R

    V

    I

    C

    E

    S



    第12·02期 2021  

    STEREOTYPE

    #刻板印象#

    你被刻板印象伤害过吗?


    大家好,我是小点,壹点灵的点。


    11月28日晚,25岁的独立摄影师鹿道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万字遗书后失踪,两天两夜的搜寻之后,我们最终还是得到了他离开的消息。


    他的遗书满目疮痍,他说,“压垮我的不是一根稻草,而是无数沙粒。” 


    多残酷啊,对于已经发生的悲剧我们无力扭转;但是我们或许可以尽自己所能,让它重演的概率哪怕小那么一点点。

    © 鹿道森万字遗书截图


    性别刻板印象,我们都是受害者

    “小时候读书就很乖,也很礼貌,回家上学以后这种礼貌就显得格格不入。男孩子就应该调皮捣蛋,打架斗殴顺便出口成脏才能叫男孩子,太安静的人就是女的,要被叫娘炮。”


    “只是因为小的时候看起来像女孩子,我在学校里就要被霸凌,语言暴力。被排挤,被欺负,让下跪,被威胁……”


    因为“礼貌,安静,像女孩”遭受校园霸凌的童年经历,是无数压垮他沙粒中的一粒,也是血淋淋的生命陨落为我们敲响的丧钟。倘若哀之而不鉴之,便使后人而复哀后人。

    ©Irina iriser,Pexels

    还记得那个叫叶永志的玫瑰少年吗?因举止女性化而遭受校园霸凌致死的那个台湾男孩,年轻美好的生命凋零在2000年台湾屏东县高树乡高树初中的厕所。


    蔡依林为他创作了这首《玫瑰少年》,希望给被偏见对待的人们抗争的勇气,也警示公众善待不一样的他人。


    我们是否需要反思:在无数个像鹿道森童年经历那样的校园里,到底是成人社会哪部分的耳濡目染,让孩子们习得了如此残忍地伤害“不一样”的同伴?


    经典的班杜拉波波玩偶实验曾证明了儿童对攻击性行为的观察学习(Bandura,1961),是不是我们自己有意或无形中传达给孩子的态度,成为将那一声声“假妹”“娘炮”的侮辱和霸凌带入校园的元凶?


    心理学上将对男性和女性一般特征的过简概括称为性别刻板印象(Tajfel, 1970)。


    性别刻板印象让人们误以为某种性别就必须是某种样子,用二分化的思维束缚自由,甚至批评、苛责、妖魔化那些不如刻板印象期待的个体。

    © Alex knight,Pexels

    对差异的焦虑化为戕害他人的利刃,带来偏见、歧视、霸凌、冷热暴力。


    如李银河所说,性别刻板印象是对丰富多彩的人性的压迫,不但是对女性的压迫,也是对男性的压迫。在谈不同性别之前,人本来就会有不同性格啊。


    事实上,不止是性别话题,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遭受着刻板的认知和误解:地域歧视、种族歧视、亚文化圈层之间的歧视与矛盾,甚至是随处可见“鄙视链”。


    有分类的群体就会有刻板印象,我们都会有有不同于社会文化期待的特质。


    正如蔡依林在《玫瑰少年》获得最佳金曲时所说:


    “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有可能成为某种少数,所以我更要用同理心去爱我身边的人,这首歌献给那些曾经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机会与选择的你,请你一定要记得选择你自己,支持你自己”。


    现在的我们有选择。就算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我也想试试当个移山的愚公。

    ©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收起偏见,打破刻板印象

    关于“移山”的路径,我们整理出了一些相关的心理学研究,希望能给你一些启发。


    我们想探索,有没有一些方法,可以让我们避免无意识地将偏见的剑芒刺向他人;有没有一些方法,可以让我们打破刻板印象的桎梏,看见和尊重“差异”。


    (1)认识到什么是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有一个非常狡猾的特质,就是往往以内隐(Implicit)的方式存在着,渗透进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多数人并不能意识到自己的刻板印象,即使是很多坚信自己秉持着平等开放观念的人。


    正如吉德林法则(Jidelim Law),发现问题的时候,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半”,最直接的改变方法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原来这样的想法就是刻板印象啊。” 

    ©Eugene golovesov,Pexels

    温柔细腻是美好特质,为什么在男性身上就是不好?看见化妆的男生就感到奇怪,这是否是一种性别刻板印象呢?


    笔者认为,打扮应该是不限于女性的礼节。男性注重外貌或擅长打扮,不应成为带来耻感的“笑柄”。


    相对应的,这句来自《中国妇女报》的质疑:我们问女性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为什么同样的问题,我们从来不问男性?这是平等的社会分工吗?


    女性长久以来被囿于这样照顾家庭的刻板印象中,2021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预测,按照目前的速度还将需要135.6年才能实现男女收入平等(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21)。


    (2)改变思维方式:

    启动个人身份,以个人身份看待个体,代替组身份。


    社会心理学家Turner和Haslam等人的研究显示,群体身份认同显著的人比个体身份认同显著的人,有更高程度的刻板印象共识(Haslam et al.,1999)。


    群体身份认同(Social identity)就是将自己视为群体的一份子,与群体荣辱与共,而个体身份认同(Personal identity)就是将自己视为单独的个体。


    这两种身份认同都会被情景启动,在不同情境中占据主导地位。无论是刻板印象与歧视,还是极端群体对立,都是以分类的群体为基础。

    © Daria kruchkova ,Pexels

    我们鼓励大家在评价事件时,多以个人身份看待个体,代替组身份,避免夸张的“群体连坐”。


    摈弃二极管式思维,停止“贴标签”

    © 日剧《世界奇妙物语》剧照

    Fiske的认知吝啬理论(Fiske &Taylor, 1984)认为,人人都是“认知吝啬鬼”(Cognitive Miser),所以才会不停地在认知世界的过程中“贴标签”, 以简化复杂的外界信息。


    而现实情况是,人们往往不能被标签概括,事物也并不是只有两端的非黑即白。


    不止是性别话题,地域、种族、各种亚文化圈层之间的矛盾都往往伴随着这种刻板的标签。


    如前文所说,标签式的简化让我们无法看见个体差异的丰富多彩,标签式的评价也让他人陷入自我怀疑的泥潭。


    (3)抱有谦逊的态度

    也许我们生来就是认知的吝啬鬼,但是人因主观能动性而有力量。


    改变既有的刻板是一个漫长且缓慢的过程,路漫漫其修远,但笔者愿意相信所有微薄的努力终将汇聚,世界会一点一点一点地变好,比如有阅读到这里的你们。


    哪怕我们没那么容易从惰性思维中逃离,也请试着带有谦逊的心,时时记住自己所能接触到的只是群体的一员,事物的一面。

    © AlexPexels



    如果无法亲眼了解世间的广阔和丰富,也可以试着想象它——至少,收起那些不必急于做出的定论,和那些差点脱口而出的刻薄。


       写在最后

    差异永远不是中伤和被中伤的理由。


    丧钟鸣于耳畔,控诉无声却振聋发聩。


    我们许愿“停止吧,歧视、侮辱和霸凌”,我们许愿女性的力量被看见,愿男性的精致被欣赏,愿少一些“强迫性阳刚”,和“审美格式化”,我们许愿更多的真心被唤醒,许愿自由的灵魂没有囹圄,许愿包容多元的光亮。


    那样,或许便有玫瑰年年为他盛开。

    ‍‍‍


    < 插播一则小广告哦 >


    YDL成长群持续启动中,这里可以毫无负担地倾诉,也有友好的同路人,还有YDL大表姐每日分享心理学知识,帮助你翻开人生新篇章!


    加YDL大表姐微信,回复“情绪”,即可进群哦~老朋友们也可以直接私信大表姐,直接加入!


    • 作者:阿妍,正在学海遨游的心理学留学生,西南大学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双心理学学士,希望用文字让自己所学发挥价值

    • 图片来源:Pexels.com

    •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温暖而有力地爱着你


    Reference:

    Crocker, J., Fiske, S. T., & Taylor, S. E. (1984). Schematic bases of belief change. In Attitudinal judgment (pp. 197-226). Springer, New York, NY.

    Else-Quest, N. M., Hyde, J. S., & Linn, M. C. (2010). Cross-national patterns of gender differences in mathematics: a meta-analysi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6(1), 103-127.

    Gerrig, R. J., & Zimbardo, P. G. (2009). Psychology and Life (19th ed.). Pearson.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21. (2021). World Economic Forum. 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ab6795a1-960c-42b2-b3d5-587eccda6023
    Haslam, S. A., Oakes, P. J., Reynolds, K. J., & Turner, J. C. (1999). Social identity salience and the emergence of stereotype consensu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5(7), 809–818. https://doi.org/10.1177/0146167299025007004

    Joyce, N., Harwood, J., & Springer, S. (2020). The sweet spot: Curvilinear effects of media exemplar typicality on stereotype change. Journal of Media Psychology, 32(2), 59-69. https://doi.org/10.1027/1864-1105/a000258

    Marx, D. M. , Ko, S. J. , & Friedman, R. A. (2009). The “ Obama Effect ”: How a salient role model reduces race – based performance differenc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5(4), 953 – 956.

    McIntyre, R. B., Lord, C. G., Gresky, D. M., Ten Eyck, L. L., Frye, G. D. J., & Bond Jr, C. F. (2005). A social impact trend in the effects of role models on alleviating women’ s mathematics ster- eotype threat. Current Research in Social Psychology, 10(9), 116-136.

    Pardal, V., Alger, M., & Latu, I. (2020). Implicit and explicit gender stereotypes at the bargaining table: Male counterparts’ stereotypes predict Women’s lower performance in dyadic face-to-face negotiations. Sex Roles, 83(5-6), 289-302. https://doi.org/10.1007/s11199-019-01112-1

    Steele, C. M., & Aronson, J. (1995). Stereotype threat and the intellectual test performance of African America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9(5), 797–811. https://doi.org/10.1037/0022-3514.69.5.797

    《女心理师》热播,聊天能赚钱?》

    《要求抑郁症患者“上进”错了吗?》

    版权申明:自遇心理(ziyuxinli.cn)专注分享焦虑症测试性格测试人格测试原生家庭测试等。本站尊重版权,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自互联网,已说明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小遇

    本文链接: https://www.xiahuo.net/mgsna.html

    举手之劳,【分享】 给好友,或发到论坛和QQ群,谢谢!

    评价 抢沙发

    • 获取资料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