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猛击 Ctrl+D 收藏我,不会有错

当前位置: 值得买 » 性取向测试 » “医生……怎么治好同性恋?”
  • “医生……怎么治好同性恋?”

    • 小遇 发布于2020-08-15 10:13
    • 名称:“医生……怎么治好同性恋?”
    • 优惠价格:
    • 分类:性取向测试
    前几天晚上,在某专业医生问答网站上,发现了一个提问:

    “你好,同性恋怎样才能矫正过来?

    往下翻,是很多医生煞有其事的回答:


    ???这是什么辣鸡医生???

    当下黑人问号脸。

    没想到,查了大量资料后发现,「同性恋矫正」的需求非常普遍。

    不少国家都有大大小小、主打不同治疗法的「同性恋治疗中心」。

    收费从几百到几千,甚至几万不等。

    不同套餐,供人选择。

    《凤凰卫视——同性恋群体实录》

    讽刺的是,在2019年9月,美国最大同性恋治疗中心创始人吉姆公开出柜,表示「同性恋矫正」是彻头彻尾的骗局。

    而过去20年,他一直都在专注「治疗」同性恋。

    这并非句号。

    因为偏见与无知,「同性恋矫正」仍有许多信徒,相关机构依旧肆无忌惮地蔓延。

    同性恋治疗机构Hope for Wholeness官网首页

    2019年澎湃新闻的暗访视频中,一名医生称半小时「矫正同性恋」的治疗收费为580元,至少要接受三至六次咨询才会有所好转。

    矫正?治疗?

    是不是瞬间想起了“网瘾电击治疗”?而对于矫正同性恋的治疗来说——

    「十万伏特」

    真 的

    只 是 入 门 级 玩 法  

    让我们将时间线拉回到上个世纪初到70年代。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同性恋是病。

    而为了为“治愈”这种“病”,各种方法层出不穷。

    奥地利的一位生理学家提出:

    既然男同性恋是因雄性激素不足,而移植睾丸能壮阳,那用「移植睾丸」来治疗男同性恋,应该也可以!


    乍一听还挺合逻辑?

    但时代的局限无法让他意识到,这两个前提都是错的……

    在1916年,他把一名死去的异性恋睾丸移植到一名同性恋身上。至于结果——

    因为不可避免的排异反应,“患者”们提前结束了生命

    假设你经历了这一“治疗”,幸运地活下来,还撑到了40年代:

    不好意思,等着你的还有「额叶切除手术」

    你可能要经历最土的手术法:

    直接给头颅「凿个洞」,往前额叶皮质注入酒精。

    也可能体会稍微温柔点的:把脑袋凿后,用空心针头把额前叶的几个区域组织一点点掏空。

    或是最高效的:被「冰锥」通过眼窝底部插入大脑,左右滑动,摧毁部分脑组织。



    这个手术的创始人莫尼兹,还因此获得了1949年诺贝尔医学奖(诺贝尔医学奖黑历史)。

    至于后遗症,参考《飞越疯人院》的主角麦克:

    迟钝、麻木、成了莫得灵魂的木头人。



    更变态的是,当时的英国法律还规定,如果你被发现是个同性恋——

    要么坐牢,要么接受「同性恋治疗」。

    在1952年,人工智能之父图灵就被迫选择了定期注射人工女性荷尔蒙。

    放到现在,这方法有种更通俗易懂的名称:「化学阉割」。

    经过一年的“治疗”,他无法正常勃起,胸部开始发育。

    1954年,重度抑郁的图灵咬下毒苹果自杀,年仅41岁。

    那个时代配不上他。



    经过40年的尝试,以许多同性恋手术感染、死亡为代价,人们终于意识到,不能从生理上“治疗”同性恋。

    于是,「厌恶疗法」上场了。

    要是你在澳洲,医生会给你注射吗啡让你感到恶心,此时向你展示同性照片,在你面前大声夸赞同性恋,同时不忘电击你。

    如果你在美国,医生会给你放同性恋色情片,在你快到达高潮时电击你。

    重复次数多了,你就不敢想了,甚至会出于恐惧,说自己已经“从同性恋变成异性恋”。

    是不是惨无人道又可笑之极?

    此刻,在脑中经历这些的你,也许会庆幸生在现在,庆幸那些已经远去。

    但,真的如此吗?


    魔幻现实正在发生。

    在厄瓜多尔,有200-300家左右、政府许可的「同性恋治疗所」。

    几年前,一位名叫保拉的女摄影师,用6个月采访了一名女性受害者、亲自卧底治疗所。

    恢复自由后,她通过一组照片复刻了当时的地狱生活——

    被迫进行高强度的劳动

    为增加「女性气质」得抹口红,穿高跟鞋


    被灌下不明成分的药汤

    常见的暴力

    荒谬的纠正性强奸

    这些被家人们麻醉绑来的大部分「患者」,不见天日。

    黑暗的片段在世界其他地方同样存在——

    在印度尼西亚,人们深信同性恋是因为被「邪恶女妖怪」附身,需要用鞭打、祈祷等行为来驱魔。



    在黎巴嫩贝鲁特,有针对疑似同性恋者的「蛋蛋测试」:将一根蛋形金属探针插入直肠,判断其是否进行过肛交。

    在全民憎恶同性恋的乌干达,2019年10月通过了「同性恋者死刑」法案。


    即使在已实施同性合法婚姻的美国,一些观念保守的宗教群体,还是会选择「厌恶疗法」处理同性恋。

    同一片天空下,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底色。

    到了2020年,人类可以上天,入海,在外太空漫步。

    但对同性恋的误解和歧视,却从没消散过。

    如果说历史上许多对同性恋的「治疗」是因为医学不够发达、宗教渗透社会过多、对世界的平均认知不足。

    那如今的「同性恋治疗」,又有多少是被恶意和欲望所催生出的行为?



    早在1990年,「同性恋」就被世界卫生组织去病化;2001年,国内也将「同性恋」从「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移出。

    但据一份《中国可扭转「治疗」机构分布图》显示:截止2017年12月底,全国仍有112家医院与诊所在开展同性恋矫正治疗。

    后经志愿者打电话和网络检索,一一排查,将数字确定为96家,其中不乏公立医院。治疗方法,包括但不限于电击、画符、催眠、卖性药

    2016年4月,《中国性科学》上发表的关于精神医师和心理咨询师对同性恋群体态度的研究发现,有36.2%的从业医师支持对同性恋的「扭转治疗」

    法律和科学无法左右偏见。

    无数父母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变得「正常」。



    有一些同性恋出于自愿,恐惧偏见和歧视,无法接纳自我,渴望通过「治疗」能改变自己的性倾向。

    而这种对于「正常」的社会期望,让很多同性恋走入异性婚姻,制造了更多婚姻的悲剧。

    荒诞,扩散成了更大的荒诞。

    描述同妻的电影:《谁先爱上他的》

    能苛责他们的选择吗?

    我们又有多少选择,是为了让自己和别人一样,保持「正常」?

    个体的悲剧往往投射社会的困境。

    常识教育不足、性教育不足、传宗接代的主流社会期望,共同发酵出对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的恶意。

    「同性恋矫正机构」,则将这些恶意给具象化地展现了出来。

    没人知道,下一份恶意会发酵至何处。

    也许是左撇子,也许是肥宅、也许是发色……

    漫漫人生中,我们都有可能成为那个需被矫正的“奇怪个体”。

    这篇文章也并非只是写给性少数,而是写给——

    因为太温柔不像「男生」,而被霸凌的你;

    因为穿喜欢的背心短裙,而遭遇「荡妇羞辱」的你;

    因为追求梦想,而被评价「不切实际」的你;

    因为不打算结婚,而被指责「不孝」的你;

    ……

    这篇文章,是写给每个试图做自己的你。

    坚持做自己,这并非易事。

    有太多的人会说,“你好怪”,“你是错的”,“你不正常”,“你疯了”,“你有病”。

    但正如尼克·凯夫在飞机呕吐袋上写的:你必须独自迈出第一步。

    如果你还没有勇气,希望这篇文章能够给你一点力量。

    更希望,你根本不需要这篇文章,也足够有力量活出自己。

    去年,蔡依林凭借《玫瑰少年》拿到年度歌曲大奖后说:

    “叶永志提醒了我,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有可能成为某种少数。所以我更要用同理心去爱我身边的人。这首歌献给那些曾经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机会与选择的你。请你一定要记得选择你自己。”

    请你一定要记得选择你自己。送给每个人。


    《不一样又怎样》纪录片


    –  THE END   –

    ·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陪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推荐阅读


    【 点个在看,
    勇敢选择做你自己👇】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点灵

    版权申明:自遇心理(ziyuxinli.cn)专注分享焦虑症测试性格测试人格测试原生家庭测试等。本站尊重版权,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自互联网,已说明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小遇

    本文链接: https://www.xiahuo.net/yszc.html

    举手之劳,【分享】 给好友,或发到论坛和QQ群,谢谢!

    评价 抢沙发

    • 获取资料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