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猛击 Ctrl+D 收藏我,不会有错

当前位置: 值得买 » 原生家庭测试 » 有一个“心理溺水”的父母,真的好累,原生家庭的创伤和阴影,谁能复原?
  • 有一个“心理溺水”的父母,真的好累,原生家庭的创伤和阴影,谁能复原?

    • 小遇 发布于2020-09-28 22:13
    • 名称:有一个“心理溺水”的父母,真的好累,原生家庭的创伤和阴影,谁能复原?
    • 优惠价格:
    • 分类:原生家庭测试

    知乎上有位网友问:“父母总是抱怨自己为了养大我吃了多少苦!!这样的父母我该如何相处?”

    从小,父亲外出务工,一直都是母亲带她长大。

    因为家里重男轻女,爷爷奶奶都不愿意帮把手,母亲白天去上班,把她放在邻居家,等下班再接她回家。为了照顾她长大,母亲吃了不少苦。

    “长大后,妈妈老是抱怨自己嫁到这个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是她和爸爸两个人吃了多少苦,才换来我上学的机会。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每次我成绩考不好的时候,她就会把这些旧账当着我的面来说。”

    “后来,我上了大学。每年放假回家,只要她工作不舒心,或者有其他什么不开心的事,就会把‘为了你读书吃了多少苦,你只考了这样一个学校’拿出来说。”

    她说:“我真的很厌烦,但是不能和她发脾气。最后搞得我每次放假都不想呆在家里面。”

    其实,并不只是她面对着这样的家庭。

    在生活当中,我们常常会见到这样的父母,TA们虽然不像是攻击型的父母那样出语伤人,甚至看上去非常”温柔“,时时刻刻把“为孩子牺牲了自己”挂在嘴上。

     

    然而,在这样“无私奉献的父母之爱”下长大的孩子,一点也不幸福。

     

    点击开始【原生家庭心理测试】

     

    “心理溺水”的父母

    反转了亲子角色

    我们很容易辨别出“攻击型”的有毒父母——随时都可以打骂、贬低小孩,擅长PUA,光明正大地以自我为中心。

    然而,我们很容易忽略掉另一种有毒的父母——不和你争吵,看着什么事都顺着你,但实际上,话里总隐藏着相反的含义。

    比如,当一个孩子决定为自己选择专业,但是家人都不同意。两类有毒的父母典型回应方式迥然不同:

    • 攻击型的父母:“就你这样能有什么艺术细胞,毕了业能赚什么钱?成天不想点实际的事情,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学别人追求梦想。不准去!”
    • 自我牺牲型的父母:“想学艺术啊,好呀,想去就去。我这么辛苦了一辈子,钱全用在你身上了,后半生也没个着落。但没关系,我这么辛苦工作,不就是为了你好吗。只要你开心,我吃多少苦都值得。”

    这种情绪上虐待子女,却深信自己是爱着TA们的父母,心理学家Erich Fromn称之为“善意的施虐者”。

    而这种以退为进的情感绑架,被称作“防御性攻击”(Defensive Aggression)。在貌似温和、礼貌的言语中,总是无意间渗透着“批判”、“指责”、“控制”、“要求”。

    这种攻击方式,是“善意虐待”的最根本的特征。

    其一,施虐方说出的话,往往“师出有名”,让人难以反驳,但是会给另一方留下深刻的矛盾感和愧疚。

    其二,作为长者的父母,在施行情感虐待的同时,希望塑造或者维持自己的正面形象。

    这些“善意虐待”的父母,本身并不具备强烈攻击性,但是为什么会喜欢间接“绑架”自己的孩子?

    “失去爱人的能力,失去了享受生活的能力,是施虐者成长的条件。”

    美国著名的精神科医生Frieda Fromn-Reichmann说,自我牺牲型的献身,来源自强烈的依赖心理。看上去是为了对方竭尽全力,实际上是在用这种行动束缚对方。

    善意虐待的父母,是心理溺水的人。

    溺水者掉入水中,不会考虑别人的会不会游泳、会不会救人,下意识紧紧抓住身边的人。

    这些父母也是这样,内心缺乏认同感,在其他事情上很难获得自我实现和被爱的感受。于是,ta们常常抓住身边的人,企图通过这些“善意虐待”获得救赎。

    “我好多年都没有买过新衣服了,但是,存点钱给你买个吧。”

    “你怎么又闯祸了。妈妈每天那么辛苦,还要隔三差五去收拾你的烂摊子,真的很累。”

    除了使用愧疚感绑架孩子,父母说这些话的时候,也包含着真实的心酸、辛苦情绪,希望子女给予ta们认同感。

    这是一种亲子职能的反转(Parentification)。

    原本,孩子才是对情绪缺乏控制、安全感缺乏,需要父母源源不断供给爱意才能健康成长。

    然而,当亲子职能反转,孩子在还没懂得什么是爱与被爱的时候,就不得已要察言观色,反哺父母的情绪。

    然而,亲子职能反转的家庭,很难培养出幸福的孩子。

     

    点击开始【原生家庭心理测试】

     

    亲子职能反转的孩子会怎么样?

    “我没有家,只有个住所”

    德国脑科学家Gerald Hüther在他的一项研究成果里说:想要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孩子必须要感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如果不是这样,Ta整个人都会变得讨好,在之后的人生里陷入求而不得的痛苦。

    有网友提到父母的时候说:“我没有家,只是有个住所。小学老师都教过,家是一个港湾、是个归宿。我没有这样的地方。”

    首先,亲子职能反转的孩子,很容易变成“讨好者”。

    在没有学会分辨自己的情绪之前,ta们就开始观察父母的情绪——

    “放学之后,和邻居家的小朋友一起玩,妈妈好像不开心。那我下次就不和她出去玩了。”

    “我昨天不到十点就睡了,但是妈妈看上去很失望,觉得我不够努力。那我下次晚点睡。”

    父母的情绪,成为ta们情绪变化的原因。为了让父母开心,这些孩子压抑自己合理的需求和想法。

    Ta们其实不见得没有厌烦、被操控的感觉。

    但是,因为长期的操控都是隐藏的形式,而且,不能够辨析父母矛盾式的表达,所以,ta们更容易无法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反而变得无法理解自己的真实情绪。

    更可怕的是,童年被善意操纵的孩子,成年后会吸引“喜欢操纵别人”的人。这种“讨好”、“照顾别人”的特性,被延伸到成人阶段,成为ta们理所当然的沟通方式。

    其次,被“善意虐待”的人,很容易追求英雄主义,追求一个绝对理想型的自己。

    在《情感暴力》当中,有这样一个案例。

    有位来访者回忆童年与母亲的互动,当时,他没有拿到100分,但依然是个好名次。

    本来,他拿着考卷,是想让母亲开心。

    但是母亲却说:“这样的成绩,现在也许还可以,但是将来该怎么办?就这样,你去不了好的大学,就业也会困难,怎么在社会立足呀。”

    为尚未发生的事情争吵,往往不是为了对方,而是自己的利益。

    说这句话的母亲,其实本意并不是为了孩子,但是却给子女留下一个不得不完美主义的印象——“必须优秀得未来没有一丝纰漏才行”。

    怀有这样想法的人,往往会最先成为人生倦怠、职场倦怠、权力上瘾的受害者。始终奋斗,却始终无法获得安宁。

    看起来母慈子孝的家庭,外人看不出些许的问题,只有这个家里面的人才知道有多痛苦。

    北大吴谢宇杀母案震惊了全国之后,吴谢宇的邻居和同学说:

    “他是地球上我最后一个想到会犯罪的人。”

    吴谢宇常年全校第一,人称”宇神“,北大提前录取。生活极度自律,没有一个生活陋习。待人彬彬有礼,别人的细微情绪变化,他都能感觉到并主动宽慰。

    他和单亲母亲相依为命,曾在QQ空间转发“愿意减寿10年让妈妈活得更久”。

    同学说他就像是偶像小说当中的人物:长相清秀,高智商,高情商,内心温暖。

    他的母亲一生清高倔强,在他父亲死后,拒绝了所有人的帮忙,独自带着孩子长大,在生活各个方面严格要求吴谢宇。

    然而,这份完美主义何尝不是来自母亲的压抑?

    在母亲死后,吴谢宇做了两件事:骗钱、和性工作者交往。这就是对压抑着他的人生倦怠的反抗。

     

    点击开始【原生家庭心理测试】

     

    如果原生家庭职能反转,该怎么办?


    (1)意识到自己生活在“假象”当中,是自我救赎的开始。

    因为从小与父母的职能反转,可能你常常会觉得“缺乏保护”,很容易觉得感受到来自外界的种种要求充满了矛盾和敌意。

    然而,其实这些矛盾的要求、不合理的要求,仅仅来源自某个人,而不是普世的观念。这个世界,并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充满矛盾。

    意识到“自己一直和一个情感虐待者”生活在一起,所以自己的内心世界财发生了扭曲。

    当你和旧有观念开始对抗的时候,你已经是在和过去的自己进行告别了。


    (2)学会分辨“善意虐待”和情感操控。

    口渴得要死的人,更需要辨别,眼前的水是不是一杯盐水。虽然,那个时候很少有人能做到。

    讨好型的人,身边很容易聚集想要情感操控自己的人,这些操控也许是下意识的,但是毫无疑问对我们是有毒的。


    (3)训练自己获得非语言信息的能力。

    “善意虐待”的操控者,往往说出来的话,和实际表达的想法是不同的。这些差异会在表情、眼神、ta们的关注点当中显现出来。

    当语言信息和非语言信息发生冲突,真相一定藏在非语言信息当中。


    (4)避免自己成为新一轮的“善意虐待者”,进行“去亲子职能”的愈疗。

    善意虐待者来源自认同感、爱的缺乏,微小攻击是ta们把其他人捆绑在自己身边的手段。

    这种防御性的攻击是人的本能,当我们不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别人的影响,就很容易通过支配别人、打击别人获得安全感。

    然而,通过这种手段建立起的亲密关系,往往都是脆弱不经推敲的,并不能让我们拥有稳固的安全感。

    在心理学临床治疗当中,有“去亲子职能化(Deparentification)”的治疗方式。

    在与人交往的过程当中,我们很容易代入父母的互动模式,并且害怕真实的自我表述,害怕对方会羞辱、放弃自己。

    但是在去亲子职能的愈疗过程当中,咨询师会扮演“父母”的角色,使用另一种回应方式,替代你想象中父母的指责,引导着你脱离被指责和拒绝的恐惧。

    没有过正常追求爱的范例,很容易走上父母的老路。

    也许“控制别人”、“伤害别人”是下意识当中,愈合自己创伤最容易的办法。但是,这种攻击的本质是绝望,一旦被传染上这种绝望,就会逐步失去感知快乐的能力。

     

    点击开始【原生家庭心理测试】

     


    –  THE END   –
    · 作者,张梦冰,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健康心理学硕士;心理学自媒体写作人
    ·壹点灵,关注个人心理成长,陪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壹点灵

    版权申明:自遇心理(ziyuxinli.cn)专注分享焦虑症测试性格测试人格测试原生家庭测试等。本站尊重版权,部分内容为网友转自互联网,已说明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小遇
     

    本文链接: https://www.xiahuo.net/yygxlg.html

    举手之劳,【分享】 给好友,或发到论坛和QQ群,谢谢!

    评价 抢沙发

    • 获取资料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